新葡萄京官网-新葡萄棋牌388官网-首页

脐灸用于新冠肺炎的预防的可行性探讨

2021-03-31 17:35:06 现代养生·上半月 2021年3期

刘新 杨春香 杨亚欣 王运强

【摘要】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以下简称新冠肺炎),是一种具有极强传染性的急性呼吸系统疾病,中医学将其归属于“寒湿疫”。脐灸疗法作为中医传统外治疗法之一,具有扶正祛邪、益气健脾、温补肺肾、散寒除湿的作用,通过艾灸、穴位以及药物的三重作用,加之艾烟的抗病原微生物作用,可以应用于新冠肺炎的预防中,体现了中医“未病先防”的治疗理念。

关键词:新冠肺炎;脐灸;神阙穴;预防;艾灸

COVID-19 Prevention by Umbilical Moxibustion

Liu Xin? Yang Chunxiang? Yang Yaxin? Wang Yunqiang

( Hebei Medical Qigong hospital, Qinhuangdao, 066100)

Abstract Corona 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is a very infectious acute respiratory disease. TCM belongs to "cold damp epidemic". 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 as a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external therapy, has the function of strengthening the vital energy, eliminating the evil, replenishing qi and strengthening the spleen, warming the lung and kidney, dispersing cold and dampness. Through moxibustion, acupoint and three functions of drugs, and the action of AI against the pathogenic microorganisms, it can be applied to the prevention of COVID-19, which embodies the concept of "prevention before disease".

Key words COVID-19;umbilical moxibustion;point of God; prevention;moxibustion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rona virus disease 2019,COVID-19)[1]是一种具有极强传染性的急性呼吸系统疾病,至今尚无特效治疗药物[2]。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简称新冠肺炎)发生以来,我国各省市积极制定联防联控及医疗救治措施,目前我国境内疫情已基本得到控制,但境外疫情呈爆发态势,发病人数不断攀升,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官方网站数据报道[3],截止至2020年8月28日24时,世界范围内已累计确诊病例24299923人,累计死亡病例827730人,形势依然严峻,目前我国新增病例主要为境外输入病例,防治任务依然十分艰巨,就我国当前疫情态势,如何提高全民素质,提高抗病毒能力显得更为重要。

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最新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4],新冠肺炎(COVID-19)起病急骤,传染性强,人群普遍易感,临床主要表现為发热、干咳、乏力,与《黄帝内经·素问》中对“疫病”的记载“五疫之至,皆相染易,无问大小,病状相似”相符。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在第四版《方案》中亦将其归为“疫病”范畴[5]。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临床基础医学研究所抗新冠肺炎的专家组结合获取的临床一线症状信息,进一步将新冠肺炎归属于中医学“寒湿疫”范畴[6]。

脐灸疗法作为中医传统外治疗法之一,是在肚脐(神阙穴)上施以隔药灸,将经穴、药物及灸疗有机融合在一起,具有扶正祛邪、益气健脾、温补肺肾、散寒除湿的作用,临床广泛应用于各种慢性肺部疾病的防治[7][8]。本文将从以下几个方面探讨脐灸应用于新冠肺炎预防的可行性。

1 脐灸疗法的作用机理

《医学入门》中说“药之不及,针之不到,必须灸之”,足可见其治效并齐于针、药,甚至在一行程度上可以弥补针、药之不足,而将灸法应用于防治瘟疫已有上千年历史,唐代孙思邈在《千金要方·灸例》中提出:“凡入吴地区游宦,身体上常须三两处灸之,忽令灸疮瘥,则瘴疫温疟毒气不能着人也,故吴蜀多行灸法。”[9]说明艾灸对瘟疫具有很好的预防作用,在2003年的SARS疫情防控中也发挥的巨大的作用[10]-[11]。脐灸疗法作为艾灸疗法的重要分支,同样具有防治瘟疫的作用。

1.1 脐灸具有温阳补气、散寒除湿的作用

脐灸疗法以脏腑经络学说为基础,在肚脐上隔药艾灸,在同一个施术部位同时结合艾灸、中药和穴位的三重作用,能够很好的起到温阳补气、散寒除湿的作用。

1.1.1 艾灸的扶阳温通作用

《素问·生气通天论》云:“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故天运当以日光明,是故阳因而上,卫外者也。”《医学心悟》亦云:“阴脏者阳必虚,阳虚者多寒。”由此可见阳气为人体强健与否之根本所在,阳气足则身体壮硕,阳气虚则失去其温煦及防御作用,易致寒湿外感或内生,故提高体质必要扶助阳气。《神灸经纶》中云:“灸者,温暖经络,宣通气血,使逆者得顺,滞者得行。”《医学入门》中亦云:“虚者灸之,使火气以助元阳也……寒者灸之,使其气复温也。”艾灸疗法作为以温热效应见长的疗法,可以使温热之气由肌表透达经络、脏腑,具有补益阳气、温煦脾肾、散寒除湿的功效[12]。现代研究表明,艾灸可以提高机体免疫机能,改善局部血液循环,调节机体代谢,甚至调节免疫细胞及基因表达,从而激发全身的免疫反应,增强自身免疫力[13]。故《扁鹊心书》有“保命之法,灼艾第一”之说。

1.1.2 神阙穴的治疗作用

神阙穴为任脉之要穴。任脉主一身之阴经,为“阴脉之海”,总司一身之津、液、精、血等阴液的代谢,只有任脉之经气通畅、气血充足,才能维持体内正常的阴液生成和代谢,避免湿邪停留[14]。同时任脉总会三焦之气机[14],即上焦之宗气、中焦之水谷之气、下焦之元气皆为任脉所统,因此任脉通则气机通,任脉气血足则肺气强、脾气旺、元气足。神阙一穴,位属脐中,《高式国针灸穴解》说明为:“本穴在脐,脐为先天之结蒂,又为后天之气舍”[15]。《医学源始》又云:“人之始生先于脐与命门,故为十二经脉之始生,五脏六腑之成形故也。”可见神阙穴与十二经脉、督脉、五脏六腑皆相通,因此通过在神阙穴一穴施灸,可以充分调动十二经气血,同时增强脏腑机能,达到补中益气、温阳散寒通络的作用。从现代剖解学来讲,脐部的血管与神经丰富,几乎无皮下脂肪,与腹内组织距离近,是唯一一个可以直接作用于血管内膜的穴位[16]。因此具有很好的吸取和传导功能,在此处施灸,渗透强,吸取快。数学理论亦证明,脐部是人体的“黄金分割点”,是调整人体状态的最佳作用点。同时此穴又是天然的热敏化腧穴[17],对热极度敏感,艾灸此穴可以极大提高临床疗,激发“蝴蝶效应”[18],使神阙穴的各个作用途径之间产生相互激发、迭加的临床效果,从而增加神阙穴调和气血、温阳去湿之功。

1.1.3 脐灸药粉的综合作用

脐灸疗法在操作中需在脐中添加药粉,并在其上放置面碗后施灸。查阅相关文献[19][20][21][22][23][24][25],脐灸药粉大多为温热辛散之品。新冠肺炎之病因,一为感寒[26],故可选用干姜、肉桂、小茴香、麻黄、生姜汁等温热药物,以发挥其温阳散寒、补火固本之效。二为感湿[27],故可选用砂仁、豆蔻、藿香、白术等祛湿药物,以发挥其温肾暖脾,散寒祛湿之效。三为体虚[28],故可选防风、黄芪、桂枝、炙甘草等固表之药物,以发挥其扶正祛邪之功。三者结合,共奏温阳补气、散寒除湿之效。同时脐灸选用隔面碗透灸,也是为了加大其温补脾阳之功。《本草拾遗》载:“小麦面,补虚,实人肤体,厚肠胃,强气力。”脾胃乃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脾阳足,择其运化水湿之功著,培土生金之效强,因此面碗一物亦是加强了脐灸助阳除湿,扶正故表的作用。

2 脐灸具有强壮作用

新冠肺炎是由于人体感染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冠状病毒2(severeacuterespiratorysyndromecoronavirus2,SARS-CoV-2)后引发的急性呼吸道传染病[29]。《素问·刺法论篇》曰:“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因此提高正气,强壮体魄是预防新冠肺炎的有效途径。《扁鹊心书》中谈到:“人于无病之时,常灸……虽未得长生,亦可保百余年寿矣。”《医学源始》中载:“人之始生先于脐与命门,故为十二经脉之始生,五脏六腑之成形故也”。《幼幼新书》中亦提到:“湖南检法王时发传:吾家虽大族,独有本房儿女,自来少虚弱、腹痛、下痢之人,往往气壮无病。盖数世以来,男女初生方断脐时,于所留脐带上常当灸处,灸大艾炷三十余壮,所以强盛如此。”以上内容均说明,脐灸疗法具有补益正气,增强体质,抵抗寒湿之邪入侵的作用。

3 脐灸中焚烧艾烟的抗疫作用

艾烟抗疫,具有悠久的历史。东晋葛洪在《肘后备急方》云:“断瘟疫病令不相染,密以艾灸病人床四角,各一壮,佳也。”孔瑶在《艾赋》亦云“奇艾急病,靡身挺烟”。《本草》云:“艾叶苦,气微温,阴中之阳,无毒,主灸百病。”现代药理研究表明,艾叶的主要成分为挥发油,艾叶燃烧过程中可以产生大量的芳香族化合物,可以抑制或杀灭空气中的病原微生物,亦可通过呼吸进入人口鼻呼吸道中,杀灭进入口鼻呼吸道中的病原微生物,并可以在在口鼻中形成一道微膜屏障以阻止SARS-CoV-2的侵害[30]。亦有学者发现,艾烟则具有广谱抗病毒的功效,其通过影响病毒核酸及核苷酸的组成对流感病毒、副流感病毒等皆有很好的抑制或灭杀作用,且熏灸时间越长,作用越强[31]。目前,新冠肺炎主要是经呼吸道飞沫传播,亦可通过气溶胶传播,因此脐灸过程中产生的艾烟可以有效的起到杀灭病原微生物的作用,同时在密闭的空间,亦可以防止空气溶胶的传播,从而起到抑制新冠肺炎传染的作用。同时脐灸操作时间较长,更是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艾烟的呼吸道形成微膜屏障的时间,强化了艾烟减少病原微生传播,空气消毒的作用,疫情爆发伊始,郑州市中医院、辽宁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湖南省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等多家医疗卫生机构均陸续开展了室内艾熏驱疫,并取得了很好的临床效果[32]。

4 脐灸疗法应用于预防新冠肺炎的操作说明

4.1 预防新冠肺炎脐灸药粉配方

根据扶正防寒去湿的原则,制备脐灸药粉: 干姜、肉桂、麻黄、砂仁、白豆蔻、藿香、白术、防风、黄芪、桂枝、炙甘草各等份,共研为细末,密封罐保存备用。

4.2 具体方法

嘱患者佩戴口罩平卧于治疗床上,暴露神阙穴,用棉签清洁神阙穴后,用加温后的生姜汁调和少量脐灸粉后放置于神阙穴内,使药粉糊与脐部平面相齐,将面碗置于其上,然后在面碗上放置核桃大锥形艾柱,点燃艾柱顶端,任其自燃,待艾柱燃尽为一壮,更换新的艾柱,如此燃尽三壮为1次治疗,全程所需的时间约为1个小时。治疗结束后,取走面圈,用脱敏胶布将脐灸药粉固定于神阙穴内,嘱患者灸后注意保暖,次日清晨起床后自行揭掉胶贴。

4.3 治疗疗程

每日艾灸1次,共治疗7次。

5 结语

脐灸疗法作为一种安全有效,绿色无创的自然疗法,综合穴药、药灸、灸穴两两结合,三效合一的治疗效应,可以在新冠肺炎的预防中发挥良好的作用,正如《温疫论·杂气论》云:“适有某气专入某脏腑经络,专发为某病,故众人之病相同……所患之病纤悉相同,治法无异。”肚脐为真气之所系,元气归藏之根,通过灸的热效应刺激脐部,可激发人体之元气,增强机体免疫力,达到“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的状态。

参考文献

[1]? Nature.Coronaviruslatest: WHO officiallynames

disease COVID-19.(2020-02-11)[2020-03-06].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

00154 - w.

[2]? 蒋鹏飞,刘培,李书楠,等.第 六版《新型冠状病毒肺

炎诊疗方案》中医药诊疗部分较第五版改动探讨[J/

OL]世界科学技术-中医药现代化.http://kns.cnki.

net/kcms/detail/11.5699.r.20200407.0838.010.html.

[3]? 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截至8月28日24时新型冠状

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EB/OL].(2020-08-29)

[2020-08-29].http://www.nhc.gov.cn/xcs/yqtb/

202003/5819f3e13ff6413ba05fdb45b55b66ba.shtml.

[4]?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新型冠状

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J].江苏中医药.2020,

52(04):1-6.

[5]?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

方案(试行第四版)》印发中医治疗方案进行调整和补

充.http://bgs.satcm.gov.cn/gongzuodongtai

/2020-01-28/12585.html.

[6]? ?范逸品,王燕平,张华敏,等.试析从寒疫论治新型冠

状病毒肺炎[J].中医杂志.2020,61(05):369-374.

[7]? 梁国玲,崔鑫鑫,高博.浅析中医特色疗法在呼吸系统

疾病中的应用[J].中医临床研究.2015,7(35):145-146.

[8]? 王金花,罗丹妮,代凯凯,等.脐灸治疗过敏性鼻炎验

案[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8,18(57):227.

[9]? 张佳乐,杨莉,鲜天才,等.艾灸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

炎的思路探讨.医学争鸣. http://kns.cnki.net/

kcms/detail/61.1481.r.20200227.1909.002.html.

[10] 温凌洁,吴焕淦,田辉.灸法防治传染性非典型肺炎

探讨[J].河北中医.2004,26(7):530-531.

[11] 趙宏,李以松,刘兵,等.艾灸治疗9例非典型肺炎恢复

期患者临床观察[A].全国中医药防治SARS学术研讨

会论文集[C].2003年.

[12] 孙婷婷,白晓红,潘曌曌.灸法以温防大疫的中医理论

探析[J].中国民间疗法.2020,28(6):7-9.

[13] 李梦迪,王颖.艾灸化学特性与作用机理研究简况[J].

实用中医内科杂志,2017,31(9):87-90.

[14] 孙春全,李金玲,杨继国.任脉灸疗法初探[J].山东中

医杂,2017, 36(8): 669-671.

[15] 高式国.高式国针灸穴位解[M].北京:人民军医出版

社,2012:26.

[16] 姜劲峰,徐旺芳,俞兴根,等.基于血管生物学的神阙

穴特异性解析[J].中国针灸,2017,37(12):1304-1308.

[17] 肖金良,杨孝芳,施杨婉琳,等.神阙灸治病机理初探

[J].江苏中医药,2010,42(6):3-4.

[18]? 杨迎迎,洑寒莹,宋沉雁,等.脐疗防治过敏性鼻炎的

施术部位及刺激方法探析[J].针灸临床杂志,2019,

35(01):1-5.

[19]? 逄艳,张芳.脐灸联合三阶梯止痛法治疗虚寒型癌、

痛临床观察[J].光明中医,2019,34(22):3457-3459.

[20]? 徐改萍,暴银素,董新刚,等.隔药脐灸疗法研究进展

[J].河南医学研究,2018,28(3):436-437.

[21]? 张淑霞,刘淑文,刘玉双,等.中药脐灸治疗输卵管通

而不畅不孕症效果观察[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

2019,28(26):2899-2902.

[22]? 李浩,周颖,李镇,等.脐灸疗法治疗腹泻型肠易激综

合征肝郁脾虚证30例临床观察[J].中医杂志,2018,

59(23):2034-2036.

[23] 尧彦,脐灸治疗寒湿凝滞型原发性痛经68例[J].内

蒙古中医药,2017,36(10):127-128.

[24]? 王芳.艾灸联合中药敷脐疗法治疗变应性鼻炎50例

[J].中国民间疗法,2017,25(9):38-39.

[25] 王芳.舒鼻胶囊口服联合艾灸、中药敷脐治疗变应性

鼻炎的疗效观察[J].中国民间疗法,2016,24(6):60-61.

[26]? 范逸品,王燕平,张华敏.试析从寒疫论治新型冠状

病毒肺炎[J].中医杂志,2020,61(05):369-374.

[27]? 辛家东,王泽鹏,张法荣.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型冠状

病毒肺炎概述[J].安徽中医药大学学报,2020,39、

(02):4-8.

[28]? 陈仁寿,王家豪,施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医药诊

疗方案分析与思考[J].江苏中医药,2020,52(4):61-64.

[29] 程琦,高杉,于春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中西医防治

研究进展[J/OL].天津中医药.http://kns.cnki.net/

kcms/detail/12.1349.R.20200320.1526.002.html.

[30]? 项丽玲,王瑞,苗明三.艾烟防疫毒的特点与思考.中

国实验方剂学杂志.https://doi.org/10.13422/j.

cnki.syfjx.20201147.

[31]? 鲁潜乾,陈东华,廖正寿,等.艾灸中药贴敷对风热感

冒高热患者的护理效果分析[J].中国医学创新,2019,

16(6):88-91.

[32] 张宇鹏,乔隆,范春博,等.艾灸疗法防治新型冠状病

毒肺炎应用理论探讨[J].(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http:

//kns.cnki.net/kcms/detail/21.1543.R.20200324.

1035.002.html.)

新葡萄京官网|新葡萄棋牌388官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