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萄京官网-新葡萄棋牌388官网-首页

乘风破浪的万茜

2020-12-14 04:23:54 妇女 2020年10期

隋唐

2020年,比较火的综艺节目就是《乘风破浪的姐姐》了。节目中,一众年龄30岁以上的姐姐们为了“成团”争芳斗艳,不过就在其中,出了万茜这么个让多位姐姐直呼“非常喜欢”的团宠。在录制现场,黄圣依见到万茜就跑过去说“我好喜欢你”;金莎更是直接对着她“求抱抱”;张雨绮还惊呼了一句“万茜好酷”。而在一旁的“大姐头”宁静,本来高冷地坐在角落等别人来打招呼,结果见到万茜却主动说:“你好,我看过你的戏,你长得跟别人不一样。”喜欢万茜的“姐姐”可不止这几位。在节目的片段中,白冰、王霏霏等女星在被问到“最想和谁成团”时,都毫不犹豫地说了“万茜”。

作为一名长相不算惊艳,作品也没有“爆红”的演员,出道十多年的万茜近些年关注度突然“火箭式”上涨。究其原因,恐怕谁也说不清,很多人抓耳挠腮思考后只会说一句:“说不清原因,反正她就是让人感觉舒服。”是的,万茜的美是一种介乎于纯真烂漫的美少女和美艳绝伦的大青衣之间的独特。无论是性格还是长相,她都“没有攻击性”。屏幕上,她是十足的“演技派”,合作过的大腕无数;生活中,她又是个“接地气”的普通女孩。如今,38岁的她终于红了起来。

好演员万茜

万茜的“红”,是一种渐变的“红”。2016年,她一时兴起,跑到知乎上回答了“作为一名不红的演员是种怎样的体验”:“一直默默无闻我也没有太多办法,顶着一张无缘偶像生涯的脸,又怀着一颗懒得折腾自己的心,活该火不起来。”其实,当时她已经出演过不少作品,也拿到过有分量的奖杯。圈里跟她合作过的人都对她交口称赞,但她就是出了名的“难红”。现在万茜有个外号叫“万老板”,由来让人心酸。

几年前,很多圈里人拍戏都喜欢找万茜来“帮忙”,但一直没什么重要角色,几乎都是在各大电视剧里“打酱油”。粉丝们开玩笑地说她演过的“酱油”之多都能摆摊了,于是就叫她“酱油厂老板”,最后演变成了“万老板”。虽然不红,但她在很早之前就露出了“演技派”的实力。在《柳如是》这部剧中,万茜为了诠释这名秦淮奇女子的角色,用半年时间生生学会了昆曲和古筝,甚至后来在剧中的昆曲片段都是原声献唱。电视剧播出后,网友评价万茜:“她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让人觉得此后再无柳如是。”要说演技最炸裂的,还是在《你好疯子》当中饰演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她一人分饰7角,将角色的敏感、疯癫、无助演绎得入木三分。

后来,此段表演更是被《声临其境》节目组专门截取出来,作为考验嘉宾配音实力的一组表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万茜都是“戏红人不红”,虽然总给人一种“早晚会红”的感觉,但总是透明得让人觉得蹊跷。好在这些年她一直有作品,也给人一种“一年比一年红”的感觉。终于到了2020年,观众们惊讶地发现她终于“红到了街知巷闻”。不过要问她是什么时间、什么事件红起来的,又没人能回答准确……

她是个演技派,但似乎也不是凭借演技火爆;她是个全能型选手,参加《声临其境》凭配音实力惊艳众人,甚至早年还发行过单曲,但似乎也不是凭“全能”火爆;她气质独特,长相让人觉得亲切,但似乎也不是靠“独特”火爆……万茜的火爆,是凭借一种“虽有实力,但不争不抢”的气质,这也是她让人觉得舒服的根本原因。

不争不抢的实力派

出道十多年,不管红与不红,她很少有绯闻缠身,也从不炒作。当别的明星從恋爱、结婚到生子、满月酒都“360度直播”时,万茜却在2017年忽然宣布自己“当妈了”。

《小窗幽记》中有句话,叫“花繁柳密处,拨得开,才是手段;风狂雨急时,立得定,方见脚跟”。这句话曾被万茜用来形容自己,“能过上平常的小日子,随意素颜逛街吃脏串,抠脚剔牙也不会被偷拍;可以坐地铁,还敢跟人抢座位;可以随意出入菜市场砍价以及挑挑拣拣;可以花更少的钱报公共的学习班完成自己的兴趣;可以有更多空闲时间钻研贴膜换屏技术,琢磨各种手艺……”后来她红了起来,但日子依然过得“不争不抢,潇洒自如”。直到现在,她都固执于自己修手机,有时候还会在微博上给大家分享修手机的过程。甚至在接受采访时,直言“如果以后没戏拍了,就去摆摊修手机”。

美人在骨不在皮,这种“接地气的不争不抢”融入了她的骨髓,并从外表和气质上表达了出来。万茜曾因一张工作照登上热搜。因为这张照片,粉丝说她“人淡如菊,气质超群,却又低调”。这次参加节目,万茜就像一块湿润的好玉,不仅温润着她自己,也温润着其他姐姐,又像一朵芬芳的兰花,沁人心脾。不得不承认,有些人虽美,却有种“舍我其谁”的攻击感,可万茜的美,总能让人觉得“美好而没有距离感”。

悄悄惊艳所有人

其实,万茜也并非天生这么“佛系”,也许她的内心也“争”过很多东西。万茜的“争”是悄无声息的。她不会吆喝自己想要什么,只会默默地朝着目标努力。出生于军人家庭的万茜,从小接受的是“军事化教育”。在父母眼里,她的艺术细胞就是“调皮捣蛋”。小时候的万茜很喜欢画画,总是会在家里的墙上“创作”,把墙画得色彩斑斓,而父亲每次看到她乱涂乱画,就十分生气,不由得就是一顿打骂。但她心里不服,还是想画,光因为这事儿就至少挨过三次打。后来,父亲想让她学小提琴,她表面上听从安排,私下里却故意把琴枕掰坏。父亲只能去修琴枕,但修好之后她会再掰断,直到父母投降,放弃让她继续学琴的念头为止。为了躲避父亲的“高压教育”,万茜悄悄报考了上海戏剧学院,没想到却以专业课第一的成绩被录取,就此进入了演艺圈。

但是入行后的生活并没有那么顺利。刚毕业时,她演话剧,差点“饿死自己”,后来转行唱歌,又因为网络音乐和选秀节目的冲击,连带企业一起损失惨重。最惨的时候,她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分文进账。在一次采访中,她甚至直言“自己当时太穷了,差点跳河”。后来,她反复看自己之前的作品,分析哪里处理得不好,哪个表情做得不到位。复盘演艺事业时,还曾固执到与老板发生争执。经历过这些的万茜,是不可能“不争不抢”的。但是这段低谷也让她明白,低谷时更要收起锋芒,因为人微言轻,跟别人说自己想要什么也是徒劳。了解万茜的人说,她的“不争不抢”其实是“默默努力”。要知道,能做出现在的成绩,没有成功的欲望与目标难以实现。即便后来渐渐红了起来,但经历过那段岁月,这种性格也早已刻在了万茜的骨子里。

现在的万茜完全将明星生活看作是一种“工作”。除了在剧组拍戏,她最想干的事就是回家照顾孩子,与丈夫一起过小日子。这似乎跟所有上班族一样,过着上班和回家的“双卡双待”的生活,完全不像一个拥有万千粉丝和观众的女明星。但只要面对自己的目标和期待,她也会少有地打破默然。2014年,万茜不多见地“高调”了一把。在发表金马奖最佳女配角获奖感言时,她说:“希翼在有生之年还能站在这个台上,拿一次最佳女主角。”

编辑/刘洋

新葡萄京官网|新葡萄棋牌388官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