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萄京官网-新葡萄棋牌388官网-首页

女作家杨芳兰:奋斗的妈妈是榜样

2020-12-14 04:23:54 妇女 2020年10期

金凤

和儿子一起写作,

个体户妈妈重拾写作爱好

杨芳兰今年44岁,家住贵州省榕江县,初中学历,在当地做小生意。杨芳兰从小就喜欢文学,上学的时候就爱写作文,每次语文课本一发下来,她就迫不及待地把要求写作文的功课提前做完。老师对杨芳兰的文章也是赞誉有加,常常鼓励她参加各种作文比赛,还坚信她一定能成为作家。可惜因为家中变故,初中毕业后的杨芳兰不得不中断学业开始谋生。从此,当作家的理想幻灭了。

2011年9月,杨芳兰的儿子杨正果刚上初一,有一天放学,杨正果垂头丧气地跟母亲抱怨说:“初中老师好严格,要求大家每天都要写日记,这是想把大家累死啊!”正在整理货架的杨芳兰听了儿子的话,毫不客气地回道:“写个日记能有多累,不就是动动笔的事儿?”的确,在杨芳兰心里写文章是快乐的,如果当初不是想帮父母减轻压力,她肯定会一直写下去。

“您以为写日记容易啊,那您怎么不写?”杨正果很不服气。杨芳兰停下理货的手,回身看向儿子,有点杠上的意思:“写就写,我就不信有多难。”杨正果以同样倔强的目光看向母亲:“好,每天写一篇日记,说到做到,到时候我检查!”“没问题!”杨芳兰应答得很干脆。

杨芳兰最后一次写作文还是在20多年前,现在猛然拿起笔一下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写。她便从儿子书柜里翻出几本《中小学生作文选》,白天忙里偷闲读上一会儿。书里一个个熟悉的命题,将她儿时的记忆一点点拉回来。杨芳兰那颗热爱文学的心愈发炙热。终于,杨芳兰在电脑文档里敲出了第一篇日记。

放学之后的杨正果照常到杂货铺里玩。昨天和妈妈打赌的事,他好像已经忘记。杨芳兰从电脑上把自己的日记调出来,得意地说:“这是我的日记,你的日记写了吗?”杨正果一愣,扭头看向电脑:“您……您还真写了啊?”杨芳兰更得意了:“我可是一诺千金。你呢?今天的日记写了吗?”杨正果挠挠头,又羞又愧地说:“现在就写,马上就写。”说完抓起书包奔向楼上的书房。

从这之后,杨芳兰和杨正果每天都会交换日记以达到彼此监督的目的。可孩子毕竟是孩子,约定才过去十几天,杨正果已经没了刚开始和母亲比赛的新鲜劲儿。“正果,妈妈是初中学历,你也是初中,咱俩水平差不多,所以妈妈写日记不会比你轻松。不过,妈妈有信心坚持下去,你能吗?”杨芳兰目光殷切地看着儿子,杨正果点点头,焦躁的情绪烟消云散。

兒子写作水平提高,

母亲文坛初露锋芒

从那之后,每当杨正果产生放弃的念头,只要一看到妈妈忙碌奔波的身影,就会乖乖地拿起纸笔。大约过了一个月,杨正果不再需要妈妈监督,开始非常自觉地写日记。只是在日记的创作灵感上,杨正果和杨芳兰又遇到了瓶颈。

“唉,我一个学生,每天除了上学就是放学,哪有那么多事写日记啊?”杨正果晃着脑袋,唉声叹气。儿子的苦恼杨芳兰感同身受,她也厌倦了每天只是简单地记录生活:“要不咱们换个方式,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杨芳兰提议说。杨正果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不行,老师说的是日记,那样就不是日记了,要被批评的。”杨芳兰却不以为然:“老师让你们写日记主要是为了提高文字水平,不用那么刻板地拘泥于形式,你就照我说的写,老师真要批评你,我去帮你说。”妈妈的果敢,让杨正果一下卸掉了包袱,他轻快地跑上楼,让灵感在纸上自由发挥。

果然,老师看到杨正果不是日记的日记非但没有批评,反而表扬了一番,还号召同学们像杨正果一样灵活不刻板地写日记。这件事彻底扭转了杨正果被动写日记的心态,作为班级的模范带头人,杨正果之后写日记完全出于自觉自愿,每一篇都饱含了真情实感且经过反复雕琢打磨。很快,杨正果的作文水平突飞猛进,直至名列前茅。与此同时,杨芳兰也迎来了自己在文学创作上的小高潮。

2013年,杨芳兰试着把自己的散文投到当地刊物《古州文艺》,没想到居然顺利发表了。信心倍增的她不断地将自己的文稿投递过去,结果很是喜人。一个季度后,杨芳兰收到了样刊和稿费。

那天儿子放学回来,杨芳兰特意请邻居照看店铺,自己带儿子去了平时很少光顾的餐厅庆祝,小正果得知喜讯后也为妈妈感到高兴!

那以后,杨正果开始像妈妈一样,不仅写还看大量的书籍,力求稳扎稳打。努力之后的收获是,杨正果中考时语文考了130多分,顺利进入当地顶尖高中。进入高中后,杨正果不再写日记,而杨芳兰却笔耕不辍。她先是在县级刊物发表散文、小说;后被评为优秀通讯员;2015年,她的中篇小说《滨江花月》更是登上国家级刊物《民族文学》。同年,她被推荐进入贵州省作家协会。

杨芳兰给在校寄宿的儿子打电话报喜:“正果,妈妈进贵州省作协了!跨过县作协市作协,直接进省作协,利害吧?”杨正果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妈妈喜不自禁的样子,现在的他是真心佩服妈妈:“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怎么感觉一不留神您又跑到我前面去了,不行,我还得加把劲儿。”电话那头的杨芳兰呵呵呵地笑个不停。

母子齐头并进,

一个志向远大一个成为作家

杨芳兰每上一个台阶,都会给杨正果带来压力,但压力很快又会变成动力,因为杨正果总感觉到有人在他身后不停地追赶,让他一刻也不敢松懈。不过也多亏了母子俩有你追我赶的竞争意识,2016年高考,杨正果考上了建筑学专业全国排名前十的重庆大学。

儿子高考结束,杨芳兰被推荐到北京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培训班学习,为期37天。

妈妈不在的日子,18岁的杨正果挑起了看管店铺的重任,爸爸杨俊负责做饭,父子俩应付得井井有条。只是,少了女主人的家陡然清冷许多,爷俩都很想念杨芳兰。

杨芳兰回家的前几天,杨正果就急不可耐地在QQ上倒计时:“终于快要吃到妈妈做的菜了!开心!”杨芳兰看见儿子发的“说说”才知道,这些天报喜不报忧的爷俩全是为了让自己安心。刹那间,一股幸福的暖流在她的内心蔓延伸展。

上大学后,杨正果的时间更加充裕自由,悦读成了他闲暇之时最爱做的事。而妈妈杨芳兰的作品他自然不会落下,总是第一时间读完。有一次,杨正果看妈妈的小说,因为有几处读起来有点别扭,他立即给妈妈打了电话,一边点明不足之处,一边把修改后的语句读给妈妈听。还有一次,杨正果直接给妈妈寄了几本国外小说,原因是他觉得妈妈的文章有点浅显,不够有深度。杨芳兰态度很谦卑,她知道如今儿子的阅读量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真要较起真来,自己的文学素养不一定高于儿子。所以,对于儿子的意见,杨芳兰视若珍宝。

因为有儿子这个特殊又挑剔的读者,杨芳兰脑中始终绷着一根弦,时刻提醒自己要更加谨慎细心地选择小说中的每一个字。无形中,儿子促使小说变得完美,也让杨芳兰有机会走上更广阔的平台。

2019年9月,杨芳兰又一部小说《七街来客》在《民族文学》上发表。截止到目前,杨芳兰已有5篇中短篇小说相继在国家级刊物《民族文学》上发表,4篇中短篇小说在省级公开刊物发表。时至今日,杨芳兰终于实现了自己儿时的愿望,成为了一位名副其实的作家。而今年即将毕业的杨正果也在积极备战雅思,为学习世界一流建筑学常识厉兵秣马。

编辑/倪萌

新葡萄京官网|新葡萄棋牌388官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