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萄京官网-新葡萄棋牌388官网-首页

走进浦东足球场之前的两年

2020-01-11 01:06:06 电子竞技 2020年10期

凌婕

“苏宁电竞俱乐部始终是联赛里存在感不高的那个,直到他们成为一匹黑马,闯入全球总决赛的最高舞台。”

苏宁电竞俱乐部始终是联赛里存在感不高的那个,直到他们成为一匹黑马,闯入全球总决赛的最高舞台。大家往往认为,能够抵达这里的队伍都有自己的独到之处。那么,他们做了什么?往前回溯,他们拼凑了五个更加适配的选手,可并非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被忽略的地方,有变得更加完备的教练组,以及一条指向更精细化的路。

2020年10月的最后一天,上海的浦东足球场,坐着千分之二概率中签的幸运观众。隔着屏幕,更多观众看到庞大的正义巨像从天而降,也在现场收音里听见一下下的塑料充气棒相互碰撞的声音,以及这六千多人发出的一声声“苏宁”、“苏宁”的呼喊。

巨像的双翼之下,正是进入决赛的两支队伍,一边是LCK赛区的一号种子DWG,也是本次全球总决赛的夺冠热门。一边是LPL赛区的三号种子SN,一支一开始不被看好的队伍,从LPL春季赛第十一名到连斩本赛区的春夏冠军,他们最终抵达这里。

四十分钟后,DWG率先赢下一局。离开SN的休息室,穿过墙面贴满云纹的通道以及有些昏暗的场地,主教练史益豪(ID:Chashao)走在最前面,拉开一扇玻璃门,带着选手们回到对战席。第二轮禁用完毕,SN亮出狮子狗的那一刻,几位讲解流露出惊讶。当剑姬确定下来,更是让人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这意味着个人能力将是本局的关键。

“LPL夺冠之前,大家的打法都很保守,不愿意做有风险的事情。LPL夺冠之后,大家意识到四打五的团战也是有机会的,只要操作起来。”史益豪这样说道。打野黎光维(ID:SofM)的狮子狗果然发挥奇效,上单陈泽彬(ID:Bin)的剑姬传送到战场,随即击杀对手三人。

“三杀,还有吗?还有吗?”剑姬一路向前,不仅是几位讲解,所有人都在问。剑姬快速绕到敌方身后,准确击中弱点,创造了这个舞台前无古人的五杀战绩。比分扳平,几位选手拿起手边的水杯喝了一口,取下耳机,又要准备下一局。

史益豪和另一位SN教练李国鹏(ID:Dian)一手拎着对讲耳机,走出那个对战的玻璃房,在灯光熄灭的场地里,同DWG的教练握手。英雄选用环节(BP,Ban and Pick)结束,接下来就要交给选手们。

“第一局占六成,第二局也占六成,第三局则只有三成。”说到这个环节之于比赛结果的影响,史益豪似乎能够提前看到结局,“只要这三局能赢两局,接下来就一定会赢。”

这个赛季下来,他清楚前三局会给整支队伍的影响。可SN没能赢下第三局,DWG拿到赛点,很快把五杀带来的士气打了下去。每个人的表情变得很严肃,走回休息室的速度都快了许多。

“如果能够赢得比赛,大家不会不选。”史益豪从身后拍了拍黎光维的肩,李国鹏则陪在辅助胡硕杰(ID:SwordArt)身边。这个时候,保持心态更难,史益豪说:“所有的英雄摆在面前,长得不一样而已,看起来都很痛苦。”

可能是最后一局的比赛里,选手自己会觉得这个好点、这个会赢,只能相信他们。就像武器打鳄鱼,通常认为武器是打不过鳄鱼的,如果选手坚定地说出可以,他们选择相信。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会打赢,只是个人能力导致这样的选角。”史益豪道,“大家需要这样去尝试,不然八強就走了,不然连全球总决赛都进不了。”

第四局才进行到二十三分钟,对于SN来说,比赛已经很艰难了,DWG的优势一直在扩大。陈泽彬的船长仍在寻找机会,他藏在上河道的深红锋喙鸟处,从阴影跳出杀掉对方中单,还是没能把比赛拖到后期,没能让现场奏响第五局的战歌。

四周亮了起来,他们和DWG的选手们一一击拳,踩着飘落满地的彩带,低头摸着自己前额的头发,回到那个看不见外头庆祝场面的通道里。镜头扫不到的地方,他们都哭了,尽管成绩超出预期,但是总有不甘心在里面。

2018年11月,退役的中单选手李国鹏选择留在苏宁。他算是这个俱乐部的老人了,那时队伍还叫TBG,直到2016年底被电商巨头苏宁收购。像一些退役选手一样,李国鹏尝试做教练工作,可能有些不同的是,他上过大学,只是没有毕业就出来打比赛了。

李国鹏成了苏宁二队SNS的助理教练,面对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来年的英雄联盟职业发展联赛(LDL)出征阵容缺少一个强有力的上单。他们有三四个人选,其中那个湖北黄冈的孩子更被看好。

一些分析游戏的视频会有广告,这个还在读高一的孩子按照上面的信息发了邮件,得到了一个群链接,便进了一个中介群。他把姓名、生日、段位分数等等都发到群里,经理袁玺找到了他。他们半打赌地给这个孩子一个机会,组织线上训练赛,让他搭配二队的四名队员进行5V5的比赛,发现了他的潜力。

苏宁俱乐部青训的孩子,有三分之一是自己过来的,有三分之一是和父母一起过来的,剩下的三分之一是工作人员要到当地找他们的父母聊。这些父母可能比较难配合,或者比较难联系上,不是很愿意把孩子交给他们。

袁玺先在线上跟这个孩子的父母联系。他的父亲也玩《英雄联盟》这款游戏,可很不能理解的一个事情是,为什么孩子打游戏还能有工资。这对父母以为他们是搞传销的,凭借苏宁易购的名气以及各地的实体店面,袁玺才逐渐取得他们信任,想让他们过来上海基地看看。

这个想法没有实现。已经到了年底,哪怕这个孩子留在他们俱乐部,过个两三周也就要回去过年。由于春运车票紧张,这对父母只说过完年再去看看。

同一时间,原本在互联网企业做数据分析的庄一彬来到苏宁电竞俱乐部做分析师。苏宁一队SN为了来年的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正组建一个大家觉得是“银河战舰”的阵容。

主教练林彗星先后执教LCK赛区的AFS和JAG,助理教练李知勋(ID:Easyhoon)是2015年全球总决赛的冠军中单,AD位的韩金(ID:SMLZ)、中单位的黄熠棠(ID:Maple)以及辅助位的胡硕杰也都是成名已久的选手。

从台湾过来,胡硕杰只带了很小的一个行李箱,想着来了再买,应该不会需要太多东西。他不知道上海有这么冷,穿得还比较少,就披了一件很薄的外套。那天正好上海下雪,胡硕杰的第一句话,就是用很浓的台湾腔讲,“这里好冷啊!”

可机场还是来了很多他的粉丝。比起已经五次进入全球总决赛的胡硕杰,苏宁电竞俱乐部的存在感不高,甚至在大家列数LPL战队时,很容易忘记有这支新队伍,也许很多人都是因为这些明星选手才认识它。五个选手单独拎出来都很利害,苏宁电竞俱乐部对这个新阵容寄予厚望,就等过完年新赛季开始了。

整个过年,袁玺都在担心会出问题,万一过完年那个孩子和他的父母没有来,万一他们去了别的俱乐部。如果那个孩子能够先过来上海的基地看看,住一段时间,加深一下好感度,他就不会这么担心,年都没过好。

万幸的是,过完年后,那个孩子和他的父母很快就来了。很早就听说袁玺给二队找了一个很利害的上单,这个孩子一来,大家就像看到一个发光的宝贝。刚到的时候,他有点害羞又有点尴尬,就给他配了电脑,让他和那四个队友见面,还见了一队的选手们。

在基地的食堂吃了饭,有个牛肉有点辣,他觉得挺好吃的,他的父母对这里的饭菜也挺满意的。父母总是更在意衣食住行,观察了两三天,就留下他回去了。

一般来说,这些没有职业比赛经验的孩子要先在青训打排位提升韩服分数,从一场场排位里去寻找不足,比如眼位应该怎么放、多注意小地图、什么时候带线、什么时候打团等等。当他们有了一定基础,才会给他们安排训练赛。

年后的第二十天,这个孩子就出现在苏宁二队SNS的人员名单上,跳过了常规的青训步骤,直接能够出征LDL。他看起来憨憨笨笨的,可他一碰到键盘鼠标,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哪怕是他的第一场正式比赛,也似乎完全不会紧张。那场比赛打了很久,他和队友们冒进地冲上敌方高地,想要一波结束比赛,结果没有成功,对方完成翻盘。

李国鹏逐渐适应教练的工作,从二队助教升为二队的主教练,也看着这个孩子成长起来。一个人打排位,跟五个人打比赛是有区别的,最大的不同就是沟通。一个人打排位,只要永远打得比对面同位置的人好就能上分。打比赛要学会配合,变成一个团队才能获胜。

这个孩子打了一个赛季,SNS拿到LDL的季军。有次二队的选手们去看一队的比赛,观众走后,他说自己想坐到LPL的对战席拍照。就如每个青训的孩子都想着有一天能登上正式的赛场,每个次级联赛的选手也想着有一天能登上顶级联赛的赛场。

随着3月的結束,SN的春季赛征程也早早结束了。苏宁电竞俱乐部被寄予厚望的阵容没有发挥足够理想的效果,未能进入LPL春季赛的季后赛。

苏宁电竞俱乐部的眼前只有一个很小的转会市场,夏季赛前基本没有什么可交易的选手和教练。主教练林慧星返回韩国,他们必须要有新的教练,考虑到语言、学问方面的交流问题,在咨询辅助选手胡硕杰后,决定邀请史益豪。

胡硕杰和史益豪都曾经是LMS赛区闪电狼战队的一员。这支队伍获得过七次联赛冠军,连续四年打进全球总决赛并且一度从小组赛突围。当前的SN,不管是联赛冠军还是全球总决赛,这样的战绩听起来还很遥远。

刚刚接手SN那会是史益豪觉得最辛苦的一段时间,他不明白这五个人怎么拼凑到一起。哪怕经过三个月的努力,SN得以进入LPL夏季赛的季后赛,他也会感觉这五个人不应该打得这么好。利害的选手之所以利害,可能是因为他的打法利害,打法和打法之间能否兼容,或者改变了打法还能不能是他,才是更重要的问题。

“如果是棒球,我会找全世界最会投球的人、最会打击的人以及最猛的防守,这些人凑在一起应该是真的很强,毕竟每一球都是自己在投、自己在打,跟别人没关系。”史益豪说,“在英雄联盟,同样的五个人,一个拿掉,甚至换成一个貌似更强的人进来,未必会更好。”

转变思路的他们重新组队,这份名单里,最先确定下来的是辅助胡硕杰以及由替补转为主力的中单向涛(ID:Angel)。这个时候,他们会优先考虑自家二队和青训。史益豪想选的上单,首先要很敢操作,操作也要很细腻,往往一千个选手才会有这样一个。

作为分析师,庄一彬的评价标准只有两个,一个是韩服分数,一个是联赛表现。一个选手的MVP数量领先于其他人,他自然就会脱颖而出。当史益豪见到这位LDL的单杀王,很肯定地说:“就要他了。”

他叫陈泽彬,从第一次出现在二队SNS的人员名单上,到这个名字被填进一队SN的人员名单里,只过去了九个月。既然上单和中单都是新人,就要搭配经验丰富的打野。那个天寒地冻的12月,黎光维穿着小短裤来了,让大家对他印象深刻。他满足史益豪的要求,操作很好,也很会配合,还很有经验能够带领新人。

AD选手唐焕烽(ID:Huanfeng)是在转会通道快要关闭才确定的,也是新人。他的团战打得很好,可缺点很明显,对线不凶,带线技术也不是特别好。向涛恰好相反,他的打线很好,可游戏中期和团战的发挥一般。

“这些都是可以一步一步教他们的。”史益豪道。

过去的一个赛季,中单出身的助教李知勋经常一对一地帮助同位置的向涛,给他们以启示。直接负责他们的苏宁电竞总经理助理林青喜欢看NBA,会把一些传统体育的模式引进来。NBA的球队会有多名助教,分解基本技术,进行专门引导,比如投篮、罚球、突破、内线脚步等。于是,为不同位置的新人寻找助教的想法产生了。

李振龙(ID:Fury)是SN最早的韩援AD,正好愿意尝试教练的工作,由他来负责唐焕烽。权英宰(ID:Helper)是先前老牌强队SAMSUNG的上单,2016年带领队伍进入LCK季后赛,后来做过教练,由他来负责陈泽彬。现在主教练、助理教练加上分析师就有四人,这个教练组的规模已经超过了多数队伍。

2020年6月有着黑暗的一周。

6月10日,夏季赛的第三场比赛,SN对阵刚刚夺得春季赛冠军JDG。就像陈泽彬的第一场正式比赛,他们想要一波结束比赛,遭到团灭被对手反推。6月14日,SN对上iG,又是一场零比二的完败。

6月17日,SN与EDG的比赛,他们艰难地赢下一个小局。最后的团战前,陈泽彬的经济比对面上单差了两千多。唐焕烽的厄斐琉斯最先倒下,胡硕杰的锤石没能保住他。向涛的辛德拉游荡在周围,始终没有找到输出位置。黎光维交完惩戒,远古巨龙还剩下68滴血,被敌方抢到,整个局势瞬间一边倒。

一周三连败,从选手到教练,心态全崩了。离开赛场,他们上大巴回基地,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直到林青喊他们来开会,把很多人都批评了一顿。向涛再也忍不住了,当着所有人的面,他直接哭了出来,哭得特别伤心。

这支转变思路组成的队伍没有带来更好的成绩,春季赛只排在第十一名。那个时候,他们还可以说是特殊原因。唐焕烽在转会期最后几天才敲定,导致第一周的比赛不能上场。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家在湖北的陈泽彬难以归队,只能通过打国服来训练。虽然中午十二点半他会在线上打卡报到,但在家没有人督促,有效训练时间和训练质量根本无法保障。春季赛后半段,陈泽彬回到俱乐部,整体状态非常差。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李国鹏被提上一队。他接到了四个任务,第一个就是帮助状态不佳的陈泽彬做好调整。整个俱乐部里,他是最了解陈泽彬的那个人。只相处了一年,李国鹏却有一种看着陈泽彬长大的感觉,知道他的性格、他的优势点和弱势点。

陈泽彬的心理压力特别大,被观众称为“卧龙”,另一上单Biubiu被称为“凤雏”,意思是“卧龙凤雏得一可安天下,得二则蜀国无望”。李国鹏会格外注意说话方式,让他能按照自己的要求去做,在选英雄方面,也会尽量给他选到擅长的英雄。

李国鹏的第二个任务就是给向涛多一些引导。他也是中单选手出身,明白向涛要为整个队伍做出的牺牲,比如他的经济,又如他不得不去帮助队友做的很多事情。另外,他要做好复盘,以及分担主教练史益豪的BP工作。

开完会后,李国鹏回到训练室,擦掉眼泪的向涛继续去打排位了。黎光维觉得是自己没有带好中路,下路的胡硕杰也怪自己没带好唐焕烽。陈泽彬的难过不会跟别人说,只是在那边一遍又一遍地看自己的比赛视频去找自己做得不好的地方。

每个人都说队伍变了个样子,却没有人能说出具体哪里发生改变。李国鹏还是带着他们比赛训练,像往常一样,做应该做的事情。

向涛和陈泽彬是两种性格的男生,陈泽彬属于更自信的那种,向涛的想法则会经常出现变动。今天他说这个英雄好打那个英雄,可能过两天他就改口这个英雄不好打,可能再过两天他又说好打。李国鹏经常和向涛一起吃饭,早晚重复地告诉他,“你要自信一点”、“你要有你的想法”以及“你要把你的想法坚定的告诉你的队友”。

唐焕烽又是另外一种性格的男生。他从来是最早来、最晚走的,早上十点开始训练,有时更早,九点就能看到他,大概只睡四五个小时。他的开心和不开心都会表现在脸上,一场训练赛没有打好或者一个细节没有做好,甚至跑到一个角落躲着。

唐焕烽不是能用言语表达想法的人,经常会讲不出自己的想法。可下路二人组必须好好沟通,无论是兵线怎么处理,还是怎么样才能打起来,这个时候,胡硕杰是一个大哥哥的主动角色。

在胡硕杰来到苏宁前,李国鹏对他的印象是一个很强的辅助,在ESPN评选的辅助榜单排过第一位。李国鹏还不了解胡硕杰这个人怎样,就感觉他很利害。当李国鹏真正认识他,首先称赞的却是他对待职业的态度,“如果大家都能像他一样对待这份工作,一定会成长特别多。”

每次复盘,李国鹏会找出两个比较重要的时间点,是什么导致比赛输了,或者说选手的重大错误,他会跟选手们说,这个时间点你们要怎么去做、要做哪些事。这也是选手们分歧最多的环节,比如中单的卡牌大招使用,有人会认为这里要开却没有开、那个地方隨便就按了,也有人会认为那个地方是一定要开的。

正常情况,人少的那一方是不会去争论的,就像大家默认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但胡硕杰不是,他会认真地讲道理。他可能不在乎很多东西,只要他有这样一个想法,他就会去说清楚。讲到最后,大家发现他说得有道理,好像他才是对的。

打了一整天的训练赛,又复盘了很久,胡硕杰就会请大家去吃饭。他会照顾年纪比较小的唐焕烽、陈泽彬以及不会看中文的黎光维。向涛反而成了不用照顾的一个,会帮黎光维看菜单、问陈泽彬吃什么。

2020年的目标原本是春季赛是能够进入季后赛,在春季赛的失利后,大家想的是夏季赛能够进入季后赛以及突破一轮游的历史成绩。今年将在上海举办的全球总决赛还不在他们的计划里,顶多希翼有机会去冒泡赛看一看,见识一下那个画面。

林青经常到训练室看选手们的状态,一周会有三四次。比赛输了,他会找原因,是选手们没发挥好,还是教练组的工作没做好。可能是选的英雄不是特别好,也可能是给了对面太好的阵容,他希翼教练组能针对不同队伍做出不同的处理方式。

李国鹏和林青算是球友,会和经理、市场部的一些同事在休息日里出去打篮球。林青常常提醒李国鹏,最近需要特别安抚哪位选手,或者最近要让选手们多练一下英雄。他突然想到就会告诉李国鹏,有时是中午,有时是下午,还有早上八点和凌晨两点收到的消息。

距离那次开会有一个月了,保持连胜的SN遇上BLG,敌方选出了时光上单。尽管他们知道那个对手喜欢玩很多奇怪的英雄,并且由于己方先手会让对手有更多机会拿出奇怪的英雄,但这是他们第一次碰见时光上单。李国鹏急忙问陈泽彬是否知道这个英雄的技能。

虽然苏宁还是以2:1的比分拿下这场比赛,但庄一彬觉得很难受。他负责收集对手选用英雄的信息,那个人从来没在比赛玩过时光,只是在排位玩过一把的样子,结果还是出现这种意料之外的状况。在这之前,哪怕他只是提一句,也能让教练们有更多应对措施。

SN想去冒泡赛看一看的愿望成真,可向涛进入了一段令李国鹏哭笑不得的叛逆期。李国鹏一直给向涛灌输要有主见的思想,向涛突然觉得自己太听话了。有的时候,完全没有道理,他就是不听了,硬要不一样。李国鹏又要跟他慢慢讲道理,什么时候听别人的意见,什么时候要专注自己的想法。

从高中学生到苏宁二队的职业选手,陈泽彬觉得那时的自己没有很大变化。在二队打训练赛时,他先吃了自家的三狼和蛤蟆,再去带线。打野认为他明明有线不吃,把野怪先吃了,两人就能为此争持一天。

现在的赛场上,每个细节都要做好,不然就会输掉比赛,陈泽彬反倒感觉更轻松了。不是说在二队不想赢,只是现在还更想赢,更积极地讨论游戏内容。从每条线上各打各的,到同一条线上去做,他们逐渐成了一个有风格的队伍。

再过两天就是全球总决赛的决赛,晚上十点,他们出去聚了个餐。

2020年9月,苏宁的教练组和选手们搬到全球总决赛指定的酒店里。整个世界赛期间,他们强调的只有进步,让每个选手保持比较愉快的心情,打出自己的风采。每天都有一个唤醒训练,帮助选手们更快地进入状态。

“很多时候,教练不是能力不足以胜任,只是视野会限制他的能力。”史益豪说,“关键是想法,并且能在关键的时候给予正确的想法,才会是好的教练。他到底想的是什么决定他的成就,这时影响他的就是视野。”

对于全球总决赛的了解,对于其他联赛的研究,都是视野的问题,常常不是能力做不到,而是下一次就应该能做得更好一点。跟一个人讲这件事一定要做到,他可能不会觉得这件事很重要,等到他必须利用这件事来赢比赛,才会贯通本来的意思。

只有主教练史益豪和辅助选手胡硕杰熟悉这个英雄联盟项目的最高舞台。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一个教练应该准备哪些东西才能够赢下来,脑中是要有个蓝图去投资时间。比如花几天练什么样的阵容、哪些是练了看起来会有效果、哪些是不会的,都要快速地做出取舍,然后把时间好好花进去。

选择训练赛的对手和训练内容是很重要的。SN所在A组没有LCK赛区的队伍,他们就去约了LCK的三支战队。韩国人打训练赛相对认真,能够注意到很多东西;换成欧洲战队,则是主要学习比较不一样的套路,是否可以用在自己的比赛里面。

平常比赛期间,庄一彬的数据报告会在周日做一部分,第二天上班再做一部分。虽然第二天还在打训练赛,但报告涵盖最近两周的数据。到了全球总决赛,今天的训练赛结束,明天休息,他就要在明天把报告做完。后天的训练赛开始前,他们就会知道哪些东西应该及时去掉,能够节省时间和精力。

小组赛第一阶段结束,游戏版本发生改变,那是庄一彬最忙碌的一段时间。教练组需要尽快看到这些改变带来的影响,训练质量是否能够满足,他们的方案能不能用到接下里的比赛里。小组赛全部结束,等待八强队伍确定的那段时间,庄一彬又要及时更新信息。

冲出小组赛,SN遇到的第一个队伍就是来自同赛区的JDG。一边是苏宁易购旗下的战队,一边属于另一互联网零售巨头京东,舆论称之为“电商大战”。从两支队伍的交手记录来看,SN是落败的一方,但在全球总决赛上,他们战胜了在LPL难以击败的对手。

镜头面前,黎光维控制不住自己的笑容,胡硕杰起身抱住唐焕烽。休息室里,最激动的人是史益豪。五年前的全球总决赛,闪电狼在八进四的淘汰赛输给OG,他至今仍然感觉可惜。另一个激动不已的人是林青,恰逢“双11”,他们能够击败京东是一个辉煌的战绩。

他们的下一个对手是LPL夏季赛冠军TES。陈泽彬的武器完成三杀,带着黎光维和唐焕烽直奔敌方基地。向涛坐在那里拨了拨头发,站起来伸了個懒腰。胡硕杰又是先拍了拍唐焕烽,走向舞台中央。

就在这场比赛的前一天晚上,他们从十点开始围坐在一起讨论。史益豪和李国鹏模拟BP,五位选手参与评比,分析师和助教们会补充一些想法。他们假设很多可能,TES会针对上路、中路、下路和打野哪个位置,会针对选手的哪些英雄,尽量把所有的可能性都讲一遍。对手采用第一种方法,这时他们要做什么样的准备,对手用第二种、用三种,又要如何应对。

到了凌晨两点,大家已经很困了。可跟往常的复盘不同,不管怎么样,他们都要得出一个明确的结果。他们吃一次泡面,喝着红牛和魔爪,讨论到了凌晨四点多,才有了统一周全的方案。当TES选择针对打野,入侵SN的野区,教练组毫不意外,选手们也能沉着地处理。

由于签证问题,助教李振龙和权英宰不能陪他们走到最后。大概是没有料到,这个时间他们还会在全球总决赛的赛场上。他们尽量拖到决赛前两天,训练基本结束,把可能的损失降到最小。这是签证到期前的最后一班飞機,已经不能再拖了。

他们在一家港式火锅店聚餐。两位助教带着行李,准备去机场赶早上的飞机。餐厅的桌子不够大,分了两个房间,林青和选手们一个房间,教练组几人一个房间。

李振龙在中国待了不短的时间,中文说得很好。喜欢讲话的他引导不喜欢讲话的唐焕烽。权英宰只会一些简单的中文词语,说话较细一点、较慢一点。他更强调对线问题,尤其在细节上,会在每次训练赛为陈泽彬指出做得不好的地方,不管是出装还是打法。

谈及这一个赛季来陈泽彬的变化,李国鹏说:“以前是纯用个人能力去干,现在更聪明一点,会用脑子多想一想去赢下一场比赛,不再只想着用个人能力影响一场比赛。”

用陈泽彬自己的话来说,除了基本功扎实,还要有各种各样的想法。有的游戏正常玩是赢不了的,必须不正常玩才能赢。比如他打算带线,出去可能会死。从前他觉得自己会死就不能带,不管怎样都得输,为什么不把线带下去,对手也有可能不来抓。他学会为队伍衡量风险,到底是出去带线,还是更可能被兵线磨死。

吃到一半,唐焕烽跑了过来,跟李振龙聊天。他们不舍地目送两位助教离开,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一两点了。庄一彬想起两位助教总是凌晨三点左右才回到宿舍,作息时间会更偏向选手一点。宿舍之间只隔着一堵墙,庄一彬能够听见他们回来的声音,但他感觉到两人在用悄悄话交流,尽量避免打扰别人。

一天之后,就是决赛,决赛之后,就是庄一彬进入苏宁电竞俱乐部正好两年。

这两年里,有一个毫无经验的孩子成为大放异彩的职业选手,有一个平静退役的职业选手成为独当一面的教练,有一个入行多年的教练突破了自己的历史成绩,有一个成绩并不出众的电竞俱乐部终于被人记住,因为他们走了一条应该走的路。

新葡萄京官网|新葡萄棋牌388官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