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萄京官网-新葡萄棋牌388官网-首页

参军前的“好人”雷锋

2020-01-03 10:20:36 党史纵览 2020年12期

余果

编者按:雷锋(1940-1962),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部队工程兵某部班长,共产主义战士。1960年参军,同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入伍前,他先后在乡、县当过通讯员,在农场当过拖拉机手,在鞍山钢铁企业当过推土机手,并多次获嘉奖。参军后,他克己奉公,助人为乐,为集体、为人民做了大量的好事。1962年8月,雷锋因公殉职,年仅22岁。1963年3月5日,《人民日报》发表毛爷爷的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随后,其他党和国家领导人也发表题词。接着,解放军总政治部、团中央和全国总工会分别发出通知,号召广泛开展学习雷锋的活动。从此,在全国迅速掀起了一个学习雷锋先进事迹的热潮。

今年12月18日,是雷锋80周年诞辰,本刊特设此专栏以示纪念和缅怀。

1940年12月18日,在湖南省望城县安庆乡简家塘村(今长沙市望城区雷锋镇雷锋村)一户贫苦农家里,一个男婴呱呱降生。因为这一年是农历“庚辰”年,他的父母给他取了个乳名叫“庚伢子”,孩子的叔祖则给他取了个正式名字——雷正兴。此时,他的亲人不会想到,这个瘦弱的“庚伢子”后来竟成为中国的红色偶像和令世人景仰的道德榜样。他就是雷锋。

苦水里泡大的“庚伢子”

雷锋的祖父雷新庭靠租种唐姓地主的两担田地为生,“二五”开租(收获稻谷东家、佃户各一半)。他是一个苦命人,中年丧妻,留下年幼的一儿二女无力抚养,只得将两个女儿都送给邻居做了童养媳。

1917年,雷新庭为自己不满10岁的独子雷明亮讨来一个年仅六七岁的小女孩张元满做童养媳。张元满生于1910年,家住长沙县霞凝港。她的父亲张春华是一个手艺极好的铁匠,乐于助人,但家庭极其贫困。在这个八口之家里,添上这个女儿如同在小小的粮囤下又捅了一个洞,为她取名“元满”,并不是美好意义上的圆满,而属人多为患的“足够”之意。张元满来到雷家后,被人称为“雷一嫂”。

雷锋出生的1940年,是中国近现代史上苦难深重的一年。随着日本军队对中国侵略的进一步加深,中国北方大部分国土已沦入日军之手,雷锋的家乡长沙以及附近地区,俨然成为抵抗日本侵略者的作战前线。日本军队为了打通贯穿南北的“大陆交通线”,在长沙与中国军队进行了世界瞩目的“长沙会战”。本已被地主剥削压榨的中国百姓又不得不额外承受外侮的蹂躏、战火的摧残……而这一年,一场特大旱灾又让长沙百姓雪上加霜。在这样一个内忧外患的年代,雷锋的出生并没有给雷家带来一点点欢乐与转机,而陪伴童年雷锋的也只有无尽的艰辛与苦难……

“我和雷锋是本家,从苦水里生,在红旗下长,小时候在一起砍过柴……”笔者在雷锋故里寻访到了难得的雷锋童年见证人、湖南雷锋纪念馆终身名誉馆长雷孟宣。老人体型瘦削,白发稀疏,但精神矍铄,声音洪亮。谈起雷锋,他十分激动。

“雷锋的祖父一年到头给地主当牛做马,竟被地主活活逼死。他的父亲一生做苦工,后来被国民党士兵和日本鬼子毒打以后,含恨死去。他的哥哥和弟弟也是在贫病交迫中离开人间的。”雷孟宣说,雷锋的母亲性格刚强,吃苦耐劳,在给地主唐四滚子家当佣人时受尽了迫害和凌辱。可是,在暗无天日的旧社会,穷人有冤无处申,有苦无处诉。雷锋的母亲回到破旧的茅屋后,仰天长叹,欲哭无泪,最终含恨自尽。

后来,雷锋在他的忆苦思甜报告中这样讲述自己的身世:

“……家有五口人,爸爸、妈妈、哥哥、弟弟和我。……

黑暗的旧社会是一个吃人的社会,穷人只能给富人当牛当马,过着非人的苦日子。我家祖辈三代都是给地主做长工,维持一家半饱的生活,我爸爸给唐地主做长工时,连一家半饱的生活也维持不住。到了荒年腊月,好久还看不到一粒米下锅。我哥哥常常带着我出去要饭,看到富人就央求他们老太太给点吃的,要是碰上有钱人家做喜事,就讨点剩饭、剩菜吃,看到桌上的饭菜也用手扫了起来,装在一个要饭的破布兜里,留着下顿吃,要是离家近一点,就送回家去,给小弟弟吃。

我妈妈怕养活不了我那幼小的弟弟,想把他卖给有钱的人家,我爸爸心如刀割,坚决不让。他泪汪汪地说:‘大家全家死也要死在一起,绝不能把他卖了。我爸爸被逼得没法,只好把睡的床铺抬出去卖了,在地上砌几块土砖,取下房门板,搭着睡觉。

大家住的一间破草房子,屋顶露着天,后墙倒塌,要是天下雨,外面下大的,屋里就下小的,我妈怕雨淋湿了我的脑袋,拿着一个破脸盆罩在我的头上,又怕冻着我,拿破烂麻袋系在我的背上。冬天冻得没法,只好拿几捆稻草,堵住风雪,冷得实在不行了,全家人紧紧地挤在一起,又拿上几捆稻草盖上。终年辛勤劳动,全家五口有米不够半年吃。

抗日战争时期,日本鬼子侵略我国,残酷地屠杀人民;地主、资本家血腥地统治、压迫和剥削人民,劳苦人民无法生活。我爸爸参加过共产党所领导的抗日斗争,1945年被日本鬼子抓住,惨遭毒打,吐血屙血而死。全家无法生活,我12岁的哥哥到离家几百里的津市一个机械厂当徒工,经过资本家一年左右的折磨,得了童子痨(肺病)。一天,昏倒在机器旁,轧伤了胳膊,轧断了手指,资本家看他再无油水可榨,便把他赶出了工厂。回家伤势稍好,又到荣湾市学皮匠,学印染。由于劳累过度,病情恶化,死于1946年春。

我和妈、弟三人,只好上街讨吃,我那幼小的弟弟受不住那种生活的折磨,活活饿死在母亲怀里。可恨的唐地主,逼迫我妈到他家做女工,我也跟着去了,我妈给他家喂奶带小孩子,给小孩洗屎洗尿,給少奶奶倒马桶。我给他家扫地,抹桌凳。后来妈妈被唐地主凌辱,我妈被逼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在1947年八月(农历)中旬的一天晚上自杀。那天晚上,她泪汪汪地对我说:‘苦命的孩子,妈妈不能和你在一起了,靠天保佑,你要自长成人。她脱下自己的一件衣服披在我的身上,叫我到六叔祖母家去睡,我走后,她就上吊了,和我永别了!”

雷孟宣对笔者回忆道:“我记得很清楚,那年阴历八月中旬(雷嫂)出葬的那一天,大家全到了,尽管整个村子与(雷家的)亲戚只有几十人。哭灵的时候,都哭雷一嫂死得惨,所有的人都哭了,雷锋的外婆、姑妈哭得更是伤心。大家把他的母亲抬到山上,第一天没有落土,因为风水先生说日子不好,第二天才落土。我想,雷锋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那场面。”

本该在父母怀里撒娇的雷锋,不到7岁就变成了一个孤儿,是叔祖母养育了他。雷孟宣说:“当时,雷锋的叔祖母家也很穷,全家8口人就靠叔祖父佃种唐四滚子5亩田,每年还了租债后剩下的粮食就不多了。叔祖父曾学过唱皮影戏,因此在每年的农闲季节,外出唱皮影戏,挣点钱补贴生活。雷锋很懂事,总是默默地争取为叔祖母多做点力所能及的事,砍柴、挑水、看牛、寻猪草,都抢着干。”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雷锋早早地脱去了同龄孩子的稚嫩和童真,显现出了和他年龄不相符的成熟。

雷锋父亲的生前好友、曾任望城县安庆乡乡长的彭德茂回忆过雷锋那悲苦的童年生活。雷锋常常上山砍柴、放牛,可是,当地的山全都被地主霸占了,不许穷人去砍柴。有一天,雷锋到蛇形山砍柴,被徐家地主婆看见了,她指着雷锋破口大骂,逼雷锋把柴送到她家,并抢走了柴刀。雷锋哭喊着要夺回柴刀,可那地主婆竟举起柴刀恶狠狠地在雷锋的左手背上连砍三刀,鲜血顺着手指滴落在山路上……

这时,小伙伴们寻来草药,用口嚼碎给雷锋敷上,帮助他把柴整理好,送他回家。雷锋含着泪花回到叔祖母身边,诉说了被地主婆砍手的经过,叔祖母心疼得落了泪。

雷孟宣说,雷锋手上的伤口后来受到感染,溃烂流脓,吃饭拿筷子都困难。“他的叔祖母又到山上挖些消炎解毒的草药给他医治,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后,伤口才慢慢愈合。”从此,那鲜明的刀痕永远留在了雷锋的手上,这深深的仇恨永遠铭记在他心里。

乡亲们虽然很心疼小雷锋,可是连年的战火使本来就在生死线上苦苦挣扎的老百姓生活日益艰难,对于可怜的小雷锋的帮助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于是,有人先容小雷锋去地主家做工。自从踏进地主家大门那一刻起,小雷锋开始了噩梦般的生活。他曾这样回忆这段经历:

“一个农民先容我到地主家看猪,每天看十头猪,要给猪洗澡,晚上没有地方睡,有时还要同猪睡。有一天扫猪栏扫得不干净,地主卡着我的脖子打。过年地主吃鱼吃肉,把肉喂狗,我也想吃点,我捡了喂狗的肉吃,被狗腿子揪着耳朵,(耳朵被)揪出了血,我哭了,地主把我往外面拖,不给我饭吃。我的一个同伴很同情我,但也没有办法,就装了点猪食给我吃。

有一天是八月十五,天已经黑了,地主要我到六里外去打酒。到酒店,店主已经睡觉了,喊门叫不开,我就哭起来,他们才开门。我一天没吃饭,在回来的路上走不动了,跌了跤,把酒也洒了些。回来时地主还坐在床上等酒吃呢,一进门就说我回来晚了,打了我几个耳光。又说酒不够,问哪里去了,我说洒了点,他怪我把钱买糖吃了,一拳就打在我的鼻子上,(鼻子被打)出血了,一脚又把我踢在地上。当晚不给我饭吃,我没有办法,就到屋后挖了两个地瓜吃,又被地主婆打了一顿耳光。

1947年在地主家看猪,一天我用小罐子煮了点野菜,煮好了正准备吃,被地主家的一只猫剐倒了,狗又跑来吃了我的菜。我就打了狗,狗也咬了我,被地主婆看到了,她说打狗欺主,要打死我,还骂道:‘这样的穷鬼打死十个少五双,死一个少一个!多亏毛奶奶说情,才没有打死我。第二天地主把我赶出来,我没有办法,在破庙里住了几天,只得吃野果山枣。”

从地主家被赶出来后,为了生存,懂事的小雷锋开始了流浪乞讨的日子。他打着一双赤脚,拿着一个破碗,背着一个黑布袋,一家一家地恳求着:“爷爷、奶奶、伯伯、婶婶行行好吧!给一点吃的吧!”

有一次,可怜的小雷锋东一家西一家地讨了一整天,也没有讨到什么吃的东西。饥饿难忍的他两腿打颤,虚汗直淌,只好壮起胆子向一座有着朱红大门的地主院子走去。还没等他喊开门,一条恶狗就窜了过来,对着小雷锋狂叫不止,吓得他急忙用木棍去打。这时,地主婆从屋里走出来,看见小雷锋用木棍打他们家的狗,便破口大骂:“你这小叫花子,好大的胆……”说着便放狗咬雷锋。小雷锋哪里躲得过,恶狗猛扑过来,一口咬住了他的大腿,顿时鲜血直流。他疼痛难忍,大哭起来……

也不知在外流浪了多久,一天,小雷锋终于回“家”了。“是庚伢子回来了吧?”叔祖母仔细一看,见小雷锋瘦得不成人样,身上又脏又臭,不禁一阵心酸,一把搂住小雷锋的头,泣不成声地说:“伢子,你再莫去讨饭了,大家喝粥多放一碗水,有叔祖母在,就不会把你饿死的。”听了叔祖母的话,年仅8岁的小雷锋在外受的苦难和委屈一下涌上心头,他扑在叔祖母的怀里大声地痛哭起来。

由于童年经常挨饿,雷锋小小年纪就得了胃病,营养不良,身高、体重都不及同龄人。这样的身体状况在之后的岁月里一直伴随着他,还差点影响了他的前程。

勤奋上进的“浮头鱼”

1949年8月,共产党领导的人民解放军开进了安庆乡,雷锋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50年夏末,人民政府保送他进入小学免费读书。开学第一天,乡长彭德茂亲自送他上学。“上学是雷锋过去连想也不敢想的事,这一年土改后,县政府分给了他2.4亩地,真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啊!”后来在农业合作化运动中,雷锋主动把这2.4亩地全部入了社。

当年和雷锋朝夕相处的师生们还清楚地记得,在龙迥塘小学的第一堂课上,雷锋向语文老师请教后,一笔一画在作业本上写下了“毛主席万岁”几个大字。这个年仅10岁的孩子,从心底里感谢毛主席和他领导的中国共产党,让劳苦大众翻身做了主人。

雷孟宣先容说,雷锋上小学时一共换了5所学校。“解放初,湖南农村的教育比较落后,有的学校只开办小学一、二年级,有的只开办三、四年级,就这样为了读完小学六年级,雷锋共换了5次学校。一到二年级,他是在龙迥塘小学念的,三年级换到上车庙小学——这个学校没有四年级,四年级时到向家冲小学学习。初小毕业,他进入高小,在清水塘完小读五年级。从雷锋家到清水塘完小有5公里多距离,路比较远,还须跋山涉水,上学、放学路上没有一个同伴,家里有些担心。叔公跟他商量别再念书了,但他就是不答应。到五年级下学期他就到刚刚建成的荷叶坝完学(如今更名为‘长沙市雷锋学校)学习,直至读完六年级。雷锋是第一届高小毕业生,在当地算是最高学问水平。……雷锋特别爱书,只要有点钱就用来买书。有的书买不起,他星期六、星期天就到书店去看。在望城县当通讯员时,他又读了学问夜校。”

小学的同学们给雷锋起了一个外号——“浮头鱼”,这来源于他开朗、活泼的性格。学校里组织的跳舞、学普通话、演讲比赛、打球、上台献花、政治学习等各种活动都能见到他的身影。可以说,只要学校有活动,就永远少不了勤奋上进的“庚伢子”。

1953年8月21日,“中国少年儿童队”正式更名为“中国少年先锋队”,1954年6月1日公布了正式的《中国少年先锋队队章》。雷锋就是在这一年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少年先锋队组织,成为新中国第一代少先队员。

在整个小学阶段,雷锋给老师、同学留下的印象是:尽管不是很聪明,但凭借着超人的刻苦,凭着事事都想争第一的精神,成绩依然名列前茅。有个同学给雷锋编的一段顺口溜,至今还在当地被传诵:“小小雷正兴,家里贫又穷,赶路几十里,早到第一名,学习他最好,活动他最行。大家学习他,争做好学生。”同学夸他学习最好,是指他不怕困难,发奋读书,考试成绩总是全班前几名;夸他“活动最行”,是指他热心于少先队活动,什么旗手、鼓手、中队委员、少先队代表,他都干得很出色。

1956年夏,雷锋小学毕业。7月15日,在毕业典礼上,系着红领巾、穿着白衬衣的雷锋上台发言:“我小学毕业了,将来,我要响应党的号召当一名新式农民,驾驶拖拉机耕耘祖国大地;将来,如果祖国需要,我就去做个好工人建设祖国;将来,如果祖国需要,我就去参军做个好战士,拿起枪用生命和鲜血保卫祖国,做人类英雄。同學们,让大家在不同的岗位上竞赛吧!”

毕业后,雷锋回到农村,找到彭德茂,说要找点事做,找口饭吃。1956年夏秋时节,雷锋在生产队当了近3个月的征收公粮助理员。他怀着极大的热情,凭着一股子韧劲儿投入工作中,业绩十分突出。不久,他就被调到乡政府做了一名全天候的通讯员。

又过了两个月,一个偶然的机会,使雷锋的命运发生了一次重大的转变。

追求进步的通讯员

这一年的8月,为了补上一名县委机关通讯员参军后的空缺,时任县委组织部干事的黄菊芳被县委派到各个乡去物色人选。她跑了好几个地方,也见了不少人,但一直都没有中意的人选。

黄菊芳来到雷锋所在的安庆乡政府时,恰巧彭德茂不在,雷锋义不容辞地承担了接待任务。他热情、礼貌地请黄菊芳坐下,又给她倒了杯水,然后就继续和桌子边的几个青年造《秋征花名册》。笑容可掬、机灵健谈的雷锋引起了黄菊芳的注意。于是,黄菊芳有意和他攀谈起来。交谈中,雷锋告诉黄菊芳,自己是一个孤儿,是共产党、毛主席给了他一切。“旧社会的苦是大家的阶级苦,我要时时记住这血泪深仇。”雷锋还告诉黄菊芳,为了牢记这血海深仇,不忘共产党毛主席的恩情,他把自己的苦难家史写成了一本小册子。黄菊芳很感兴趣,要雷锋拿给她看看。

那是一本用红纸折的共8页的夹页子,长约6寸,宽约3寸多,封面上用毛笔中楷直书“苦难的家史,我的理想”几个字。“苦难的家史”部分写的是旧社会怎样夺去了他家4条人命,把他变成一个孤儿,以及他所遭受的无尽苦难;“我的理想”部分则写自己在解放后得到毛主席、共产党给予的关怀,孤儿如何过上了好日子,免费上了学。在这部分中,雷锋还立志要向黄继光、董存瑞、刘胡兰、赵一曼等英模学习,愿意到最艰苦的地方去锻炼、工作,以报答毛主席和共产党的恩情。

读完雷锋的那本小册子,黄菊芳当晚久久难以入眠,心中既充满喜悦,同时也夹杂着一些不安。喜的是发现了雷锋这样一个好苗子,苦大仇深,对党、对毛主席有感情,有远大志向;不安的是,雷锋个子矮小,组织上是否同意录用他,自己心里还没有底。

第二天,黄菊芳一大早就起了床,发现雷锋也早已在门外等自己。从他充满血丝的双眼和倦意未消的脸上,她看出雷锋昨晚一定也没睡好,心情似乎有些焦急和不安。

见黄菊芳出来,雷锋便主动又有点拘谨地说:“黄干事,我想找你谈谈。”也许是职业的敏感,黄菊芳觉得这是一次深入考察了解雷锋的机会,于是就把他请进屋里。雷锋恳切地说:“讲心里话,我一心就是想参加革命工作,但不晓得够不够条件?有没有机会?这次,一定要请你做个推荐,行吗?”黄菊芳对雷锋说:“条件也够,机会也有,不过还是要慢慢来,今后碰上了机会,我一定推荐你,等组织上批准了以后,随即就通知你们乡上。”

多年后,笔者在长沙蓉园专访过黄菊芳,笑言她慧眼识英雄,黄菊芳则说:“是历史的巧合,关键是雷锋个人的潜质不错!”

黄菊芳回到望城县委后,就向时任望城县委书记的张兴玉汇报了雷锋的详细情况。她太喜欢这个小伙子了,以至于在没有得到张兴玉的明确回答时,仍然执著地推荐雷锋。她觉得如果雷锋不合适做通讯员的话,还可以先容他到县印刷厂去当工人。黄菊芳认为,雷锋无论是做通讯员,还是做工人,一定都会很出色。最终,张兴玉同意了黄菊芳的推荐。

1956年11月17日下午,张兴玉正在办公室处理文件,突然有人急急地敲门:“张书记!张书记!”张兴玉拉开门一看:“嗬!是彭乡长来了,快请里边坐。”彭德茂笑着对张兴玉说:“张书记,我给你把小雷送来了。”这时,张兴玉才注意到彭德茂身后还跟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个头不高,身着蓝衣青裤,衣服有几个补丁,但却洗得干干净净,脚上穿一双力士鞋,挑着一个小木箱和一床破旧被子。雷锋见到张兴玉后显得有点紧张,怯怯地叫了一声“张书记”,那窘相就像一个很少出门的农家闺女。从此,雷锋便成为了一名中国行政级别最低的公务员。

热情、勤快、好学——这是雷锋当年留给望城县委机关工作人员的印象。当时经常在县委机关办公的只有三十几人,来了一个新同事,大家很快就都知道了。时任宣传部干事的李仲凡回忆道:“雷锋个子不高,一脸孩子气,很引人注目。他由乡下来到县城,而且进了县委机关,第一次遇到这么大的场面,陌生、新鲜也很好奇。他到每个房子的门口都望望,把电话机、油印机、交通班的几部单车等很少见过的东西仔细看了个够,不时跟大家问问……很快就跟大家都搞熟了。”

黄菊芳回忆说,那时县委机关的工作人员绝大部分都是年轻人,县委书记张兴玉也不过30岁出头。雷锋看到这些大哥哥、大姐姐在年龄上只不过比自己大六七岁,可是入党却都有几年了,他既敬仰大家,又为自己感到焦急,他曾对人说:“我要快马加鞭了。”

一天晚上,雷锋到黄菊芳家拜访,他对黄菊芳说:“大姐姐,我听同志们说,你还是大家县委会机关的党支部书记啊,今晚我专登此门,不是向你个人,而是向组织汇报我的思想的。”随后,他问黄菊芳:“要入党,必须要有哪些条件呢?”这时,黄菊芳告诉他:“你还属于25岁以下的青年,要先创造条件加入青年团组织,青年团是党的助手,你今后要积极工作,努力学习马列主义、毛爷爷思想,不断提高自己的思想政治觉悟,密切联系群众,创造更高的条件再争取入党。”雷锋听后,默默点头。

1957年2月的一天,雷锋高兴地对黄菊芳说:“大姐姐,我是团员了!”黄菊芳笑着说:“我当然知道,祝贺你的进步。听说你还被评为县委机关工作模范哩。”雷锋也开心地笑了。

雷锋进机关后,他的诚实、热情、勤奋赢得了大家的高度赞扬,工作上一帆风顺,组织上也特别关心他的成长。有一段时间,大家发现他有了骄傲自满的苗头,组织上决定找他谈话。一天中午,雷锋正在宿舍里一页一页地翻阅团章,看到黄菊芳走了进来,非常高兴,征求黄菊芳对他学习的意见。

既然雷锋主动地提出来了,黄菊芳便敞开和他谈起来:“小雷,平时是你找组织的多,今天是组织上派我来找你的。大家交换一下意见,好吗?”雷锋说:“那太好了,我知道组织是关心我的,我有什么缺点请指教。”

黄菊芳说:“你的学习和工作确实搞得不错,政治上要求进步,大家都很欢迎。但是你要注意的是,在同志们的赞扬声中,头脑要沉着,在进步面前要找差距,一个人总不是十全十美的。据反映,你最近一段时间有一点骄傲情绪,不知是不是真的,总之,你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雷锋马上说:“组织上掌握的情况没错,我认为自己到机关以后,领导上相信我,重视我,表扬我,我没有把这些当成是对自己的鼓励,相反的认为有些同志虽比我早进机关工作,但是有些地方还不如我,我就有点瞧不起他人了,但没有想到这就是骄傲。”

黄菊芳接着说:“是的,这就是骄傲自满的表现,它的危害很大,如不及时改正,就会脱离群众,乃至变成你进步的敌人。今后千万要注意,耳边要敲起警钟,时刻鞭策自己,争取不停地进步,才对得起党,才不会辜负党对你的希望。”雷锋坦诚地接受了意见,说:“我到机关,同志们对我情同手足,工作上、生活上都非常关心我,当我有点进步的时候就瞧不起别人,这是很不对的,我发誓一定改正缺点,时刻警惕骄傲自满这个看不见的敌人。”

在黄菊芳的回忆里,从那次谈话后,雷锋进步更快,时刻注意严格要求自己,同志们对他的反映也更好了。组织上对雷锋毫不隐瞒自己的缺点、闻过则改、言行一致的表现十分满意。因此,机关党支部根据雷锋的表现和入党的迫切要求,曾经研究过把他列入纳新的计划,由大家负责培养。

1957年10月25日,望城县作出了治理沩水河的决定。沩水河是湘江的一条支流,贯穿望城县全境,河道曲折,堤长险多,水患频发。为了治理沩水,望城县成立了专门的指挥部,集中干部民工近2万人同时上堤完成这项浩大的工程。

在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家属大院,笔者采访了赵阳城。1956年至1958年,赵阳城担任望城县委副书记、书记时,雷锋曾在他身边工作过2年。老人尽管已是耄耋之年,但是精神矍铄、思维清晰,说起话来铿锵有力,讲到雷锋时更是神采飞扬。

一开始,望城县委考虑到雷锋年纪小,留在机关比较合适。但雷锋一连几次递交申请书,要求参加治理沩水河工程。他还多次找赵阳城论理,说:“旧社会,我被逼成了孤儿,讨过饭,晚上睡在人家的阶基上,什么苦都吃过,比起来,工地上算是幸福生活了。何况我还年纪轻,能够吃苦。”雷锋又说:“共产党领导大家翻了身,让我读了书,现在又让我在县委机关工作。我只有多做工作,才对得起党和毛主席呀!”还说:“治沩工程这么重要,我不去,會悔恨一辈子的。”在雷锋的强烈要求下,望城县委同意了他的请求。赵阳城回忆说:“当时,我正患疟疾,组织上就分配他到工地当通讯员,并负责照顾我的日常生活。”

治理沩水河工程完工后,1958年2月26日,雷锋成为团山湖国营农场最早的一批职工。他来这里的主要任务是学习开拖拉机,并很快就成为了全县第一位拖拉机手。几个月后,雷锋又从团山湖农场转到新成立的五星人民公社。本准备投身于如火如荼的“人民公社”运动中的雷锋,此时又做了一个改变自己人生道路的决定:报名应征鞍山钢铁厂的招工,支撑国家工业建设。

从鞍钢走向军营

赵阳城回忆起雷锋去鞍钢的往事时,说:“他去招工时找过我。我说我是北方人,但我没去过东北,那里比太行山还要冷,没有大米吃,没有辣椒吃,你行不行?雷锋说,赵书记,我不怕苦,也不怕累,他们能够生活我也能够。”然而,招工方看雷锋矮小,不感兴趣。雷锋着急了:“我个子矮、精神高!”对方被感动了,便发了张登记表让雷锋填写。就在这张表上,雷锋将名字由“雷正兴”改为“雷锋”。

赵阳城回忆说,雷锋改名,起初是觉得“雷正兴”土了点,到外面闯世界要起个“响亮”一点的名字,他说想改成“雷峰”,用“山峰”的“峰”——说上山有劲!为此,赵阳城当晚找来县委办主任皮文安和当年先容雷锋入团的团支部书记冯乐群,三人合计了一下,赵阳城建议用“锋”不用“峰”。

第二天,赵阳城对雷锋说:“我以前叫‘羊成,后来改成了同音的‘阳城。你不是上山下乡,最好不用‘山旁的字。你不是要去鞍钢嘛,跟钢铁打交道,不如把‘峰改成‘锋——‘金字旁较好!”雷锋欣然接受了。

雷孟宣则回忆说,雷锋改名的原因是“正兴”这个名字有寄望家族兴旺的意味,“他说家都没了,还用这个名字干吗呢,于是请县委的领导替他改一个名字,本来改的是‘雷峰,取‘奋发向上、攀登高峰之意,后来才改为‘冲锋在前的‘锋”。但实际上,雷锋到了鞍钢之后,有一段时间他同时在使用“雷峰”和“雷锋”这两个名字。

赵阳城向笔者回忆道:“当时,望城县城不通公路,我送雷锋到湘江边望城码头离开家乡。在候船室,我对他说,这两年我身体不好,谢谢你对我的照顾。雷锋连连说,不要谢,这是我的本职工作。我说,今天你就要离开生你养你的地方,也是你工作第一站的地方,你要走向遥远的地方,到鞍钢好好听党的话,向工人老大哥学习。他说,我决不会给望城人、望城县委和你赵书记丢脸,我会像你取的名字那样,在前面打冲锋。他是坐轮船到长沙的,再坐火车去东北,在武汉和北京分别倒过车。”

就这样,雷锋告别了故乡,把全部家当装进一只箱子,带上心爱的口琴,第一次坐上火车,出了远门。在离开家乡之前,他特意去韶山瞻仰了毛爷爷故居——毛主席是这个年轻人最崇拜的人。

鞍钢,是新中国产业工人集中的地方。从农村进入工厂,这种环境的改变对雷锋的成长起了很大的作用。

从1958年11月入厂一直到1959年8月,雷锋在鞍钢化工总厂洗煤车间当推土机手,一共工作了9个月零5天。当时车间规定:推土机作业班每周评1次生产标兵,每月评4次,连续3个月被评为生产标兵者就是季度先进生产者。雷锋在推土机班只干了3个季度,却3次被评为先进生产者,也就是说雷锋几乎每周都会被评为生产标兵。其间,他还5次被评为车间红旗手以及职工夜校优秀兼职语文教员,并出席了鞍钢青年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大会。

1959年底,征兵工作开始了。时任某工程兵团军务参谋的戴明章来到辽阳,负责那一年当地的接兵工作。当时部队征兵要求非常严格,主要有两方面的要求:第一是身体条件;第二是政治审查。这次招的主要是工程兵,因为工程兵的劳动强度比较大,所以对身体条件的要求更为严格。雷锋从小就梦想参加解放军,这次机会来了自然不愿放过。可是,由于身高仅有1.54米,雷锋没能通过体检。

戴明章在1959年12月22日的一篇日记中记录了当时新兵的体检情况:“一大伙人围着一个不太高的小伙子,听他挥舞着小拳头大讲家庭如何贫困,怎样受日本帝国主义压迫,表示参军是为了保卫祖国,为阶级弟兄报仇……当他见我凑拢过去之后,便靠近我,并用手拉着我的衣襟,死命纠缠住我,非要我批准他当兵不可,逗得周围的人们大笑。经我询问体检组的护士,她们告诉我,他叫雷锋。”

没有通过体检的雷锋非常焦急,于是跑去兵役局,找到了时任辽阳兵役局政委的余新元,表达了要求当兵的坚定决心。当雷锋在余新元面前打开承载着他全部家当的小箱子时,余新元惊呆了,映入他眼帘的是整整齐齐摆放着的3卷《毛爷爷选集》。更令余新元震撼的是,当他翻开《毛爷爷选集》后,看到在书的空白处,密密麻麻写满了雷锋的阅读体会。余新元立即喜欢上了这个小伙子,而且打心里敬仰这个小家伙。他知道这一定是个非常认真、而且又有着一股韧劲儿的好小伙子。

當时,雷锋在余新元家住了58天,天天去兵役局帮助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他的热情和行动渐渐感动了兵役局所有的人。与此同时,雷锋在鞍钢的突出表现,也得到了部队领导的重视。在雷锋自己的坚持下,经过众多方面的努力,在考核了他的政治表现之后,兵役局的领导为“小个子雷锋”开了一个“后门”。雷锋终于如愿以偿,来到了军营。

在全团迎新大会上,雷锋被选为新兵代表讲话。室外的冷风劲吹,他手中的讲稿被风吹得难以拿稳,便索性把稿子装进裤兜,开始即兴演讲:“刚才首长讲了,要做‘五好战士,别说‘五好,就是‘六好‘七好‘八好,大家都去争都去做。”

台下一片哈哈大笑。刚入伍的雷锋不知道,“五好”是当时部队倡导的一项专项活动。

雷锋那一天的讲话很精彩,当天团政委就表示“可以好好培养培养”。在发言当中,雷锋讲到自己苦难的家史,讲到他为什么要入伍,最后代表新兵表达了决心。这个敢于表达、既可爱又上进的小个子新兵,一下子便将自己的形象深深地烙刻进了时任团参谋冷宽的记忆中。

“从我见到他第一面起,我就觉得这个兵的精神状态和别人不一样,总是乐呵呵的。”冷宽说,凡是亲眼见过雷锋的人,都会被他的笑容打动,那是发自内心的阳光微笑,是一个旧社会孤儿翻身得解放后对共产党感恩的微笑,也是雷锋对战友、对社会真诚相报的微笑。

从此,在解放军这个火热的熔炉中,雷锋日益成长起来,走向辉煌。

(责任编辑:徐嘉)

新葡萄京官网|新葡萄棋牌388官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